<>Prelude

考前心态稳健,noip联考成绩应该说挺正常的。改题+练打字心态稳健,从35wpm练到了40wpm。

考前一周回家安静看书,维持最平和的心态。读书是平静而最不刺激的活动,这样到考试时就会有一种兴奋感,最能激发好的状态。《忒修斯之船》涉及密码,写了个小程序来解,感觉很努比。

<>Day1

发题,解包,我把当前电脑时间设为8:30

读完T1以后2分钟就写完了,因为3星期前正好看过这题。(禁赛3年)

T2看完题很快证明了贪心策略,想到转化为做 nnn 次最短路的暴力解法。

T3一眼二分,编了半天终于证了贪心。写起来过不了大样例,发现贪心写锅了,对着大样例大力调了半天才过,大概花了1.5h

上了厕所回来T2又想了20分钟并没有想到正解,于是开始写暴力。写了30分钟突然发现了优化的方法,只要在暴力上加几行,就可以只做一次最短路。调过大样例后上了厕所,离结束还有10分钟。

虽然T3更急需拍,但10分钟大概并不够写T3暴力。而T2暴力已有,数据也好造,就拍了T2,花了5分钟安排上了。我的时间到了12:00,这时监考说“还有10分钟”。。exm?所以发题是8:20??

如果有20分钟肯定就拍T3了啊。。现在真的只有10分钟了,多检查了几遍文件名等细节然后交卷。

估分:100+100+100=300

<>Day2

发现昨天写的代码居然还在电脑里,vim也不用重新配。

T1先口胡了一个任意图的贪心策略(还没证),一看数据范围发现怎么只有环套树。树的50分是沙雕dfs十行写完,环套树要多讨论一堆细节,码完过了大样例,花了50多分钟。

T2一看数据范围很状压。发现了“一斜行若有相邻同色则右下角矩形都必须同色”的性质,但还是想不清楚怎么状压。

T3显然直接丢个动态dp板子就可以了,感觉想不到其它做法,noip真要考这么难??莫非一次只改2除可以更简单地维护?想想如果不是动态dp就只能是硬核分类讨论了吧,还不如写动态dp比较稳。

大力默写链剖维护dp板子,大样例好像还比较强,调出了几个bug。比如我update时会把跳到的链顶设为默认的无限制,这样如果u在v跳时是某链顶的父亲就会错。

还剩不到1个小时。感觉T2即使编出状压也写不完,不如写个裸暴力打表能得40~65分。打出2和3的表发现分别当 m>1m>1m>1 和 m>3
m>3m>3 时,mmm增加1答案每次乘3,于是就能拿到65分。又打了一会求出4当 m>5m>5m>5 时也满足乘3。几乎没有优化暴力,最后连
5×65\times65×6 也跑不出来。

考场感觉:100+65+100=265

后来估分:50+65+100=215

<>Postscript

怎么D1T2全世界都写的 O(nmax⁡a)O(n\max a)O(nmaxa),就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看不懂 ai≤25000a_i\le25000ai​≤2
5000 啥意思,花了一个多小时写了个 O(nmin⁡a)O(n\min a)O(nmina) 的基于最短路的做法。鈤啊这导致我没时间拍T3掉了20分。

怎么D2T1全世界都会写 O(n2)O(n^2)O(n2)
的sb做法啊,这简直10分钟就能写完,还绝对不会写挂。感觉我简直是个弟弟,居然连枚举断一条边这种最最常见的套路都想不起,去写什么硬核分步讨论。晚上想了半天发现我真有个地方判挂了,可能锅还挺大。

<>Conclusion

D1T3 由于我用的std::list,为了比较迭代器的大小我直接拿值去比,可是重复权值时就会出锅导致RE,大菊花图就很可能挂。

D2T1 由于没想出简单而暴力的解法,写的做法细节较多,判环上回头的时机有一种情况没对。

D2T3 为了修上文提到的锅,拿个全局变量存u的限制,可恰好与update的局部变量重名了,于是这个补丁只有 50% 概率生效,结果就还了大样例。

挂了3道题,但是挂的分都不太多。这样对数据强度就比较敏感。

total T1 T2 T3 T4 T5 T6
考场估分 565 100 100 100 100 65 100
考后估分 515 100 100 100 50 65 100
学军数据 535 100 100 90 84 65 96
杜教数据 507 100 100 90 92 90 60
Luogu数据 499 100 100 80 84 75 60
正睿数据 497 100 100 80 92 65 60
最终成绩 521 100 100 80 92 65 84
521分,四川第7。没有守住前5,给七中丢脸了。

第5,6都是524分的成外老鸽。如果ccf没有换新机器,他们D2T1就会多卡常一个点,那我就rk5了(这什么邪恶想法)。其中竟然有个初三的。看了一下OIerdb,发现我去年也被他踩了(是我去年考得太辣鸡了)。估计过几年又是个牛逼网友。

<>Interlude

考前一周花了4天读完了《忒修斯之船》,感觉非常niubi,我tm吹爆。

带了一本小书去酒店,往返路途+day1下午,正好读完。

day1考完后的时间就读书、听《熊逸书院》、水群。晚上和azi、dj一起去电子科大散步,但没走多久。

day2考完后和ST去看了《毒液》。好像有几个人day1下午去看的,真是壮士(?)行为,难道不会给day2的考试留下梦魇?

<>S.之书

从水边开始也将在此结束,而在此结束后也将重新开始。

话语是给死者的礼物,给生者的警告。

其实出版物叫《S.之书》。而当你打开《S.之书》的包装,会得到一本旧书《忒修斯之船(Ship of
Theseus)》,V.M.石察卡(V.M.Straka) 著,F.X.柯岱拉(F.X.Caldeira) 译,飞天鞋出版社1949年10月出版。

此书大约从50年代开始存放在绿湖高中(Laguna Verde H.S.)图书馆,在2000年被16岁的埃里克(Eric
Husch)借走便再无归还,因为埃里克实在太着迷于石察卡了。后来埃里克进入了波拉德州立大学(Pollard State
University)英语系,专门研究扑朔迷离的V.M.石察卡。在波州大学图书馆,此书被文学系的珍(Jen
Heyward)发现了,从此两人成为了活在页边批注中的挚友。

V.M.石察卡走进公众的视野是在1912年的布沙奖的颁奖典礼上发生的“猴子事件”。

埃梅斯·布沙(Hermès
Bouchard)是当时的最有权势的富商,掌握一个庞大的军火制造商爱普集团。传闻他们掌握一种强力武器。大部分的军阀、想复辟的王子、叛军和政府军都从布沙这里购进武器与各种配套服务,只要对布沙叫爸爸。爱普出资的子公司遍布各行各业,构成所谓“布沙帝国”,为布沙的利益可以轻易倾覆整个世界。为了维护卑劣的军火贸易,布沙发展了一批侦探(后来升级为特务)。1886海马基特广场爆炸案、1912加来罢工/屠杀事件都与他脱不了干系。

话说埃梅斯的妻子玛丽(Marie-Hélène)特别喜爱文学,于是设立“布沙奖”(Bouchard
Prize),从1909年起每年评选一次。石察卡的第一部小说《布拉克森霍尔姆的奇迹(Miracle at
Braxenholm)》一出版即在整个欧洲掀起狂潮,被选入1912年的第4届布沙奖。

可是颁奖典礼上石察卡却不肯出现,倒是一只僧帽猴(capuchin
monkey)跳上台,马甲上别着一张纸片,称布沙奖和其它所以文学奖项都是对艺术的诅咒,戏耍艺术家如同“猴子之舞(dancing monkeys)”。

石察卡共写过19本小说,文风奇诡,笔锋尖锐。《忒修斯之船》是他的最后一部小说,也是唯一一部在他1946年去世(或失踪)后出版的作品。自然在石察卡研究中具有重要的位置。

而其本人也一样神秘,从未有人见过他——除了那只猴子。石察卡被指控诽谤攻击布沙、刺杀斐迪南大公、煽动各地工人罢工和暴动 etc.
当然也没人知道这些是不是真的。关于他的真实身份自然也有各种说法:捷克布拉格工人瓦茨拉夫·石察卡、瑞典童书作家托斯滕·埃斯壮、苏格兰哲学家格里思·麦金内、西班牙蒂亚戈·加西亚·费拉拉、美国作家维克托·马丁·萨默斯比、德国霍尔德·费尔巴哈、法国考古学家雅玛杭特·狄虹、甚至是阿匹斯的抄膳官、海盗、通灵女孩……

不过也有越来越多的线索表明,石察卡也可能并不只是一个人,而是“S组织”的共同代号,或是一群人用一个共同的笔名创作,作为反抗布沙帝国的旗帜。也可能石察卡是真实存在的,并且是S组织的一员。

S组织是谁?新S组织又是什么?背叛。出卖。反抗。坠亡。孤独的石察卡啊,还留下谁在S组织中是没有背叛的呢。

石察卡1946年6月5日于哈瓦那圣塞巴斯蒂安饭店遇害的事或许已是路人皆知。1946年5月底柯岱拉收到石察卡的电报,要她前往哈瓦那,石察卡要亲手递交《忒修斯之船》第十章的手稿。可当柯岱拉抵达时却只见到房间里激烈打斗的痕迹,窗户被砸碎,窗外似乎有一辆货车将什么裹起来的东西运走。

埃里克和珍的生活也不得平静,背叛了S的那股势力至21世纪仍极有影响力。

捧起这本书的人啊,请多加小心。

<>一句话介绍:

以文字和印刷品的形式却极强地实现了非线性、超文本叙事,吊打任何小径分叉的花园。3重现实、4重时间线藕断丝连。

技术
©2019-2020 Toolsou All rights reserved,
HashMap详解某东14薪变16薪,是诚意还是套路?浏览器内核(理解)java四大函数式接口(重点,简单)html写樱花树,写樱花树的作文让人意想不到的Python之樱花树(turtle库的华丽样式)os模块的简单使用